您的位置:东方影库 > 长篇连载
Chapter 253        网聊

        经过和马主任的互动,赵茹雪对那些情趣玩具的看法已经改变,她觉得
这些东西就犹如运动的服饰和装备一般,找到得心应手的就可以大大增加自己的
乐趣,于是又上了之前的那个网店浏览起来。

        这次除了购物,赵茹雪还发现这个网店增设了专属的网站,名字叫做满
意窝,还有了会员功能,顾客成为会员后可以获得各种各的优惠。

        「哟,看起来这店还行,越做越好了!还搞会员了,恐怕有不少生意吧!」
赵茹雪想了想,自己也不是经常要买这些东西,还是放弃了成为会员。

        购物的过程愉快而简单,但是让赵茹雪有些失望的是,这次的快递并不
靠谱,花了两天都没有把东西送到。

        这天赵茹雪上完了瑜伽课,晚上回到家的时候不禁开始抱怨:「搞什么
嘛,生意火了就不管我这些小客户了吗?怎么那么久都还没有送来,难道要成为
会员才有之前的服务?」

        于是赵茹雪赶紧到网站上注册了一下,然后马上发信息给满意窝的管理
员询问自己的东西。满意窝的回复倒是很快,但是内容就只是说要查一下快递之
类,根本没啥作用。

        本来满心欢喜的赵茹雪是十分期待新买的东西的,现在犹如一盆冷水浇
了下来,她看之前的跳蛋,顿觉有些意兴阑珊,干脆迫自己睡了。

        第二天,有些聊的赵茹雪就到附近逛街,并且淘了一个特价的包包。
就在她把自己的东西往新的包里放的时候,突然发现在旧包里有一张奇怪的纸条。

        看上去纸条的内容是一个网站地址和密码,写得有些仓促和凌乱,好像
小学生刚学写字的子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搞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:「这肯定不是我的东西,是谁放这纸条
在我包里呢?而且最近没有人碰过我的包啊,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啊?」她随
手一揉,马上就想把纸条扔掉。

        就在纸团离手的一瞬间,好像有把声音把赵茹雪给喊停了,她的手在半
空中顿了一下,又放了下来,随后用手机把内容拍了下来才终于扔掉了那纸。

        回家的路上,赵茹雪一直对自己说不用管那纸条,但是回到家后,她踌
躇了半晌还是坐在电脑前输入了纸条里的东西。网页上显示出来的是一个网盘的
加密空间,输入密码后就出现了一段视频和一个普通文档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有种不祥的预感:「怎么是个视频?不会是病毒什么的吧?不过
只要不下载应该没什么大碍的吧!」她犹豫了一下,终于还是打开了那个视频文
件。

        视频画面很清晰,就是抖动得比较厉害。但是就算如此,赵茹雪只看了
不到一分钟就知道这是什么视频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怎么、怎么会这的?那、那机器我明明已经摔了个稀巴烂,怎么会
有这视频的!」

        从赵茹雪发白的脸色就已经猜到,这段视频就是那天她被神秘人捉弄的
那段。虽然播放的只是拍裙子底下的一段,但是赵茹雪清楚地记得更衣的时候
和在站台的时候自己的子是被拍到的。

        当赵茹雪推断出李傥就是神秘人的时候,她觉得此事已经完了,此时的
这段视频让她感到天塌了一般,地球上只剩下她一个人面对废墟,只剩下绝望。

        「神经病,神经病,这算是什么、算是什么!」赵茹雪发了疯似地「啪」
地一声用力关上了手提电脑,用手拍桌面,发泄了一通后就瘫坐了下来。

        静坐了好一会儿的赵茹雪突然变得异常愤怒,她拨通了李傥的电话开口
就是一顿臭骂:「李傥,李傥,你这个败家子到底要怎么?你哥都已经被抓起
来了,你还在搞这些干什么?你还发什么视频?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也不等李傥分辨,自己口若悬河地一个劲儿地骂,骂了好一会儿
就马上挂了电话,让李傥连说个字儿的机会也没有。

        骂完了这一通,觉得解气的赵茹雪才平复下来。这时候她的脑袋也清醒
了许多,也想起那天自己根本没有把视频交给那位神秘人,而是在半路中途就毁
掉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不对、不对,那机器明明被我摔烂了,李傥怎么可能会有那视频?」
赵茹雪双手握紧拳头眉头紧锁,「也不对,我明明已经、已经……为什么这视频
还会出现呢?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,她完全不知道这视频怎么会重现。既然
想不出原因,赵茹雪只好打开了另外的那个文件看看是什么东西。

        这文件倒是简单,只是写楼下小区一个快递储物柜的信息,显然是在
告诉赵茹雪去拿东西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又是什么把戏?难道这人也住这个区?所以知道我出去玩,知道这
里的快递?」赵茹雪不想在家里胡思乱想,正好借个机会出去走走。而且现在已
经天黑,趁夜色去不会太引人注目。

        到手的是一个有一定尺寸的纸皮箱,虽然不算重,赵茹雪也不得不用双
手去捧。她摇了几下,里面好像放好些东西,不知道是否和刚才的视频有关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回到家里一打开箱子,最上面的一张A4纸,上面打印好些大字
:「想知道我是谁?明晚9 点,按要求视频通话就可以见面了……」

        还没看完,赵茹雪已经「唰」地一下盖上了箱子:「怎么还是这些东西,
还有完没完啊,这神经病的在和我玩躲吗!」

        这时候李傥的电话到了:「嫂子嫂子,我不过去蹦个迪发个小视频而已,
你别紧张啊!我知道哥的事你烦心,这不约了你好几回你也没答应,我只好一个
人去放松一下咯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知道李傥误会自己刚才的意思,不过这也好,她现在也在怀疑自
己的推断是错的,那神秘人不一定是李傥。

        「不好意思,刚才我语气重了,我给您道个歉。我、我最近确实心情不
大好,下次、下次吧,下次我考虑一下跟你出去玩玩!」

        「是吗,那太好了,就这么说定了!」话音里全是小孩子般的天真烂漫
之意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挂了电话后心里想:「李傥那家伙向来对我毕恭毕敬的,应该不
会有越轨的举动吧!且以他的性格,应该没办法策划出这些事来的!不过如果
不是他,这搞鬼的人又会是谁?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盯那箱子,眼皮不断地跳动,越跳越是心烦意乱,最后只好
把箱子拿开不去管它。

        第二天一早,赵茹雪实在是有报警的动,她已经对猜谜游戏感到厌烦,
宁愿交给警方处理,省得自己麻烦。不过虽然有这个念头,能不能实行倒是另一
码事。

        「最近家里风风雨雨的,一旦报警,这事恐怕在四里村也会瞒不住。如
果让公公知道了,肯定很不高兴没好脸色给我看的,要是那段视频也……唉……
要不还是再看看对方玩什么把戏再算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想反正这次只是足不出户的网络视频,应该没有什么意外会发
生,就算有,断了网关了电脑也就成了。

        一转眼功夫,已是晚上的8 点。赵茹雪又拿出了箱子放在书房桌子旁边
的地面上,桌子上面的就是已经打开的手提电脑。

        按照纸上的指示,赵茹雪已经在电脑里准备好了聊天的工具,并且根据
要求建立了一个私密的聊天房间。而箱子里其它的东西赵茹雪根本没看,也不想
去看,就是等今晚的视频约会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房间里是设定了恒温21摄氏度的,按道理穿件单衣会很舒服。但是身
穿睡衣的赵茹雪只是坐在那里大概15分钟,额头上已经渗出不少汗珠。不过她可
没理会这些,用手擦了擦,一双眼只是盯电脑屏幕。

        好不容易到了8 点50分,赵茹雪建立的聊天房间突然收到了一个进入房
间的请求。她看了看对方的ID,正是纸上所写的,握鼠标的手不禁颤抖了起来,
好一会儿才接受了请求。

        「呼……」赵茹雪轻轻长叹了一声,心里想终于有机会和这神秘人接
触,一定要在今晚把这事给解了。

        没过多久,电脑屏幕上显示出一个昏暗的画面,似乎对方是在一个不太
明亮的地方。紧接,一张纸摇摇晃晃地出现在镜头里面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混蛋,居然还是用纸!」赵茹雪暗骂了一句,开始努力尝试去看
那些抖动的文字。

        「镜头前先更衣,全身除了头都要出现在屏幕里。别想找替身,我有你
的视频,知道是不是你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愣住了:「更衣?更什么衣?」她顿了一下不禁道:「你这人是
不是有病,更什么衣啊!你赶紧出来给我说清楚想干嘛,要钱你就开个价嘛!」

        好一会儿,对方完全没有回应,只是在镜头前不断晃动那纸,好像在
提醒赵茹雪要按要求做。

        「岂有此理、岂有此理,这简直是个疯子!」赵茹雪憋一股气,只好
在肚子里暗骂一顿。就在这时,她突然想起了那一个大箱子,里面不知道是放
什么东西的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赶紧俯身去看,里面除了衣物甚至还有鞋子,当然少不了的是一
些情趣用品。

        「难道……」赵茹雪想,「反正不用露脸,算了豁出去了。」于是她挪
开了椅子,调整了一下电脑摄像头的角度,单单拿出了衣物。

        「你说全身除了头部,没说不可以背对镜头哦!」赵茹雪偷笑了一下,
干脆背对镜头而立,只是把整个背部对准了镜头。

        虽然知道对方有自己的不雅视频,但是赵茹雪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范的人。
就在她以为自己的想法很秒的时候,殊不知镜头另一面是比的兴奋。

        这里所指的镜头不是电脑上的,而是郭玄光之前安装的监控摄像头。当
赵茹雪背对电脑而站的时候,她恰恰是正对书房的隐秘镜头。

        此时在镜头的另一侧不是李樘而是李傥,他骗了郭玄光拿了备用登录账
号,有空的时候就偷偷查看一下,今晚正是让他撞上了好戏。

        只见赵茹雪脱得一丝不挂地站在书房里,傲人的双峰好像车头灯一般直
射向李傥的双眼,让他整个人都扑到了他的电脑屏幕前面。

        「嫂子、嫂子……不不……我的贝儿……这、这实在是太好了……」
李傥屏息凝视,他心里完全没想到有如此惊喜,双手也不禁颤抖起来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雪白的双手轻轻拿起了箱子里的衣服,那是枣红色的两件套蕾丝
紧身内衣。李傥看美人和性感的内衣,心里暗叫:「美、美,太美了。好一
套衣服,快快……穿上给我看看!」

        这套内衣上身是一件吊带马甲背心,除了胸罩外全是网状的蕾丝设计,
紧贴赵茹雪的苗条的上身。衣服刚好覆盖住胸部到小腹上面的躯体,让雪白的
香肩和小蛮腰看上去更是性感。

        不过胸罩部位显得有些厚实,而且罩杯里面居然镶嵌一片片金属小片,
穿上身后一股意笼罩赵茹雪的双峰。衣服的底部除了连接丝袜的吊带外,另
有两条细细的电线,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感到胸前甚是快,不禁纳闷:「哪有这设计内衣的,弄这一
层冰冷的金属薄片不知道干啥?」

        接下来配套的底裤也是蕾丝设计,整条裤子都是网状的。底裤的上部网
洞略大,而阴部附近则变成稍微密集的小洞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的阴部在网状的内裤之下若隐若现,看得李傥恨不得直接从屏幕
那扑过去,一双眼睛里全是野兽般的欲望。

        虽然郭玄光装的是高清摄像头,但是由于书桌离镜头距离较远而且赵茹
雪的身体也挡住了,因此李傥并不知道赵茹雪是按照视频聊天里的要求而更衣的。

        其实那个监控摄像头也能收音,但是赵茹雪对电脑说话的声音不大,
要把声音调大才能稍微听得见。由于太过兴奋,李傥早忘了声音的事,完全被眼
前的画面所吸引。

        「我的贝,你、你实在是太完美了,居然还用电脑自拍,真的是爽死
我了!」李傥兴奋得站了起来,双眼盯屏幕,手早已插入了裤裆里套弄起来了。

        紧接赵茹雪又穿上了一双黑丝长筒网袜,袜子顶端的设计采用了三条
打横的带子,带子之间镂空了半个手掌的空间,再和内衣吊下来的吊袜带相连,
让一双美腿是美上加美。

        最后自然少不了的是一双红底黑色的漆皮高跟鞋,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
发亮。李傥看得好像口水都要流出来的子,手飞快地活动,整个脸都憋得通
红。

        当一切都准备好后,赵茹雪才转过身来对镜头不屑地道:「怎么,
换好了,接下来你是不是要我把箱子里的玩具也用上?」

        聊天室里的人还是没说话,不一会儿,一张写「对」字的纸条出现在
镜头里。

        「哼!早就知道你这套了」赵茹雪一边拆包装一边想,「你这傻瓜,今
天的主动权可在我手上。反正这是我家,我怎么弄你可管不!」

        虽然已经早有心理准备,当赵茹雪看到手中的按摩棒的时候心里还是打
了个突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手中的东西与之前她见过的都不一,这根东西完全就是圆柱体
的形状。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根,但是表面不是软胶或是塑料,而是金属的。

        摸冰的按摩棒,赵茹雪有些胆怯:「把这冰冷的东西放进去?不是
吧,这……哪有感觉的?」

        虽然不情愿,但是对方的下一个要求就是要看赵茹雪把这东西塞入阴
道之中。赵茹雪知道如果不满足这家伙,恐怕他是不会吭声的。

        「不知为何这疯子改了主意,这次不用我露脸,那就不用怕了,干脆豁
出去吧,今天怎么也得做个了断,如若不然我就报警去!」

        打定主意的赵茹雪又转过身来背对电脑,拿出包装里的消毒棉和润滑
剂把按摩棒准备妥了。然后她左右稍微分开了身子慢慢地把腰弯了下去,这一
来她的臀部就翘了起来,让阴部对镜头。

        李傥看赵茹雪的子,仿佛是要低头给自己口交一般,随即就把肉棒
给掏了出来用龟头顶在屏幕上道:「来,贝,给你尝尝,呵呵呵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有意地只是把内裤掀起一点,让镜头法捕捉到自己的私密部位。
只见她眉头一皱,咬半边嘴唇,手迅速地把按摩棒往体内送。

        「呼!」赵茹雪打了个哆嗦,整根按摩棒已经完全进入体内。从外而看,
内裤也只是隆起了一点点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李傥淫笑道:「可惜啊可惜,我的贝儿,我哥怎么可以让你独守空
房呢。不可以的、不可以的,来,贝儿,改天等我让你爽翻天啊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此时觉得好像在自己的小穴里放了块冰一般,深呼了一口气后再
转过身来对电脑。接她按要求把刚才内衣上的电线插入到按摩棒连的遥控
器,然后把遥控器别在腰间的内裤上。

        「现在遥控器在我手上,我调到最低档就好了,反正你也管不!」赵
茹雪侧身子对电脑,打开开关后让镜头可以拍到遥控器上亮的指示灯,证
明按摩棒已经动。

        「嗞……」除了体内的金属按摩棒,胸罩内的金属片也随之震动起来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嗯……原来、原来这东西是这的……」赵茹雪浑身震了一下,不过
很快就镇定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