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东方影库 > 长篇连载
Chapter 252        送货

        第二天中午,梁国栋赶到了赵茹雪的住处面露喜色道:「那位检察官的
资料我已经拿到了。审讯的时候我是辩方律师,那位新人相当于控方律师,要和
我打对台戏呢!」

        「真的是新人?还是梁山市的,那我们直接找那检察官就行咯?」赵茹
雪马上问。

        梁国栋笑道:「当然不行,国有国法,这是刑事案件,不可能草菅人命
的。何还可以上诉的,不是你搞定了这个检察官就完事的。」

        接梁国栋话锋一转:「不过按我的经验呢,只要直接在审讯的时候抓
住重点,争取一个好的审判结果就好了。剩下的一般就是钱的问题,就算是最坏
结果对方提出上诉,二审也很少会完全推翻之前的结果的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马上道:「钱那方面你不用心,我会准备好的!」

        梁国栋自信满满地道:「那就好,这个梁山市的新人我还没放在心上,
依我看也就是个夸夸其谈的纨绔子弟而已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听得是满心欢喜,愉快地送走了梁国栋。刚关上门坐下来,赵茹
雪就收到了邓检察长的电话。李樘的事当然是没有提及的,邓检察长只是想约赵
茹雪明晚一起吃饭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没有直接拒绝,也不想直接拒绝。不过挂了电话后赵茹雪心里在
嘀咕:「吃饭?不是刚吃过了吗?」

        随后赵茹雪查了查吃饭的地方,是位于市郊的一个豪华度假村,那可是
一个不是说走就走的地方。想起第一次见面时邓检察长的表现,赵茹雪对于这次
约会的目的很是怀疑。

        第二天,赵茹雪先和梁国栋联系,确认了梁国栋不会去后,她更是打定
主意要爽约。于是赵茹雪就推说身体不舒服,然后直接坐飞机回到了梁山市,她
怕待在首都夜长多,还是把事情交给梁国栋处理为好。

        休息了一个晚上,赵茹雪就到四里村给公婆汇报一下李樘的情。说是
汇报,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说的。自事情发生以来,李樘一直拒绝和家属见面。现
在除了梁国栋,四里村这边没有人清楚事情的经过。

        辞别了公婆之后,赵茹雪也没有了打算,一个人在四里村里闲逛,走
走,就看到远处的李傥和另一个人在聊天。

        李傥自然也是老远就看到了赵茹雪,很是高兴地招呼赵茹雪过来后就给
旁边那人介绍道:「来,兄弟,给你介绍一下,这我嫂子,你们应该是第一次见
面吧!」

        然后李傥又对赵茹雪道:「嫂子,这是我一个损友,长一张婴儿脸,
我们都管他叫学生!他最近发财了,今天过来请我吃饭呢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原先没留意,等到看清楚了李傥身旁的人后顿时了一跳,因为
这个学生正是那天在地铁上玩弄她的人。

        学生看到赵茹雪也是一愣,良久才道:「嫂、嫂子好、好!」

        李傥一拍学生的头道:「发什么呆,这我嫂子,别胡思乱想的。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怎么也想不到这学生居然和李傥认识,而且看上去还关系匪浅。
她心里变得忐忑不安,生怕学生已经将那晚的事透露,心里早已像是热锅上的蚂
蚁。

        幸亏从李傥的反应来看,他应该不知道那晚的事情,要不然此时他就不
会把这赵茹雪两人当做第一次见面来介绍了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哪敢跟这学生多说话,没几句就赶紧开溜了。离开四里村后,她
又细想了一下刚才李傥和学生聊天时的子,估计学生应该是李傥的跟班,断然
不敢把侮辱嫂子的事告诉李傥的。

        虽然如此,但是赵茹雪法知道这学生和神秘人有什么联系。实际上
那天赵茹雪是没有完成约会的,神秘人很可能会对她不利。

        「学生,李傥,神秘人!」赵茹雪念叨这几个名字,突然就把这些如
同李樘的事那连在了一起,「难道……难道神秘人是李傥?」

        「这完全是有可能的!」赵茹雪心跳扑通扑通直跳,不敢想像下去,但
是偏偏脑子又不听使唤非得继续分析。

        四里村的人都知道李傥就是个业流氓,大奸大恶没有,但是那些下三
流的事赵茹雪也是有所闻的。对年轻貌美的嫂子,越轨的事情李傥应该不敢做
的,但是好像之前那些恶作剧是很符合李傥的性格的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分析很对,她自言自语道:「地铁上的事恐怕
就是学生和李傥的恶作剧,所以学生才知道自己那时候正在用按摩棒!」

        而学生因为和赵茹雪没有直接的关系,因此在地铁上就毛手毛脚地。这
事情李傥肯定是不知情的,看那学生的子就知道他不敢说的。「

        如果说神秘人就是李傥,其它的事情好像也就全说得通了。比如说赵茹
雪的电话号码,还有那天赵茹雪没有完成约会,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发生。

        这正是因为李傥是认识赵茹雪的,也不会真的对赵茹雪干什么,而且这
段时间他也没空再搞这恶作剧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又想:「但是、但是李傥是怎么知道那天晚上的事呢?难道那晚
上他们两兄弟都在那?难道走廊上碰见的就是他们两兄弟?难道搞、搞我的就是
李傥?」(详见235 )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想想,那晚被凌辱的耻辱又涌上心头,手也气得抖了起来。
不过这时候除了气愤,她的心里又带了一丝回忆的兴奋。

        「应该是李樘怀疑我在那,然后让李傥跟踪我。接这小子鬼迷心窍没
把实情告诉老公,反而想碰一下我!对了,一定是这的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心里推算,那天晚上的人确实是李樘了。可能赵茹雪当时已经完
全被李樘的身影所吸引,根本没留意旁边的李傥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「不管了不管了,反正到时候死活不认就是了!李傥应该没有把见到我
的事告诉李樘的,如若不然李樘肯定要发疯的。而且李傥也不敢说,侮辱嫂子的
事他哪敢开口!」

        既然确定了神秘人的身份,赵茹雪可说是放下一块心头大石。「唉!太
好了,终于不用为这烦心了!」,她长舒了一口气,心里像是安稳了下来。

        但是赵茹雪转念一想,知道了神秘人是李傥等于又引起了另一个麻烦。
这李傥是自己丈夫的堂弟,想起被他看过自己的身体,赵茹雪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       最麻烦的事以后的日子里少不得还得和李傥有见面的机会,赵茹雪想想
都觉得尴尬,心里不禁又烦躁起来。

        「算了算了,反正以后尽量避开二叔就是了,别再给机会他干出其它的
事来!」

        接下来的时间赵茹雪也没有太多可做的,就是等待梁国栋的消息而已。
她迫自己不去想小翎和李樘的关系,也不搭理除了家里人以外的人,尽量保持
心情的平静,希望即将开始的审讯能有好的结果。

        ===============

        在赵茹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这段日子,郭玄光除了学业也是忙的,
因为他要尽快完成田满的网站。这天,经过这段时间的准备,终于到了试运行的
日子。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完成了上午的课后随便吃了些东西,然后就准备好了需要的物品
往田满家出发。当郭玄光走到田满家门口正想敲门的时候,忽然听见一门之隔的
屋内有人在说话。

        「我现在不卖了不行吗?我又不是不还你钱,你把那张卡还我不就行了
嘛!」

        因为就隔一堵门,因此郭玄光听得很清楚。不过另一个人应该是在屋
子里,说话的内容就显得很模糊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我不是要加钱,我就不卖了,你看,钱就在这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!」

        等到门开了的时候,郭玄光有些惊讶,里面走出来的居然是给高办事
的长娃娃脸的何力。

        何力扫了郭玄光一眼,明显没放在心上,临走时还回头对田满说:「我
警告你,别偷偷做了拷贝不吭声,这东西传了出去你可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!」

        田满道:「放心放心,学生哥你慢走!」他满脸笑容,一副偷乐的
子,看到郭玄光就更是高兴了。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依稀记得何力和高有些关系,不过他也懒得猜测为什么何力和
田满认识还有买卖的事,他只想赶紧测试一下网站完成郭晓成托付的事就好。

        田满今天心情确实是大好,郭玄光演示的一切他都显得很满意,很快就
完成了网站的部署,并且直接开始使用了。

        送走了郭玄光以后,田满舒服地坐在了电脑前,打开了硬盘里的几个视
频文件,嘴角含笑地欣赏起来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傻帽,给钱还不要,这可不怪我咯。我知道这是谁,还是我的客人
呢,嘿嘿!你怕,我可不怕,有了这段视频我可就方便多了,哈哈哈!」

        田满不断循环视频,看得好像舍不得停下来,最后打起了手枪,自言
自语道:「正,太正点了,这娘们真的骚,看我怎么调教一下你吧,哈哈!」

        就在田满的手越弄越快的时候,突然电脑上来了提示讯息。他跳了起来
道:「哟,大客户来了,算了,先省点,送货要紧!」

        于是田满对了对单子,马上在自己屋内上蹿下跳地捡了好些东西出来。
然后他将这些大大小小的盒子打包好,换好衣服后就提两个大包裹就出发了。

        田满使用的依然是那辆带马达的自行车,他在那些小巷中左穿右拐,很
快就来到了至尊健康中心。

        「如果每个客户都这就好了,每次都能碰上各种美女,真的是大饱眼
福啊!」田满拎包裹,心里还是美滋滋的。

        今天接待的护士是一位娇小的美人,声音当然是十分甜美,当她对你
说话的时候仿佛能把你的心给融化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哟,那么多东西啊,能麻烦您直接送进去那个杂物房里吗?」

        田满赶紧道:「可以可以,没问题,别放在门口这不好看嘛,让你们这
些美女搬东西成什么子呢,交给我就好!也不是第一次了,麻烦你给我开个门
就好。」

        说是杂物房其实就是用来暂时寄存东西的,里面除了田满送来的东西也
已经有好些包裹了。

        田满放好了东西以后,刚转身走出门口,赫然发现一位穿黑色连身裙
和网袜的美女正在前台和刚才的护士交谈。此美女不是别人,正是赵茹雪。

        自从李樘被抓了以后,赵茹雪刻意躲开了其它的人,但是这一来,她
的生活瞬间变得枯燥起来,每天除了等待李樘的消息就还是等待。

        生意的事有李傥的爸照看,也不用赵茹雪操心;李傥倒是找过赵茹雪
几次去玩,当然都被她回绝了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似乎对于赵茹雪的心态很是了解,于是就极力推荐她过来这里找
个课程。一来当作解解闷,二来这里都是私人授课交流,绝对没有其它的事干扰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觉得马主任的建议总是那么贴心和恰当,于是就参加了一个瑜伽
课程,今天是她第一天过来上课。

        「太太,您来得好早哦!还有将近45分钟才到上课时间呢,要不请您去
休息室待会儿。等我确认了房间已经准备好后,我会带你过去等导师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没事,不急,我有的是时间,等一会儿没问题!哦对了,今天你们白
顾问在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她今天不在,怎么,有什么事情找她吗,或者您留个口信儿,我告诉
她吧!」

        「不、不用麻烦了,没什么特别事!另外虽然白顾问给了我免费试用会
员,但是我看就直接把那个年费交了算了,不用试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好啊,没问题!我看看……」护士在电脑一顿操作然后道,「好了,
您的资料都在这了,一年的年费是六万八千八百,谢谢!」

        「行,我刷卡吧!」赵茹雪随后就拿出了信用卡递给了护士。出乎意料
的是,刷卡居然不成功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嘀咕道:「不可能啊,怎么会刷不到,月初不是有五万块自动转
过去的吗,应该没有问题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不好意思啊,太太,可能要麻烦您换张卡或者手机支付转账吧!」护
士又试了一次,仍然是没有成功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一脸尴尬,自己提出要缴费付不出钱来,真的是糗到家了。她
平时就用这么张卡,从来没试过出现这种情,所以根本没有其它准备。

        「我……我看这吧,今天我先上课,后天再来的时候交费可以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可以、可以,当然没问题的,下周过来交也没所谓的!」

     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个快递员的身影从旁而出道,「都好了,我先走了!」
可能是脚步太快,那人一转身的时候还撞了赵茹雪一下,把她的包也差点撞掉了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顾信用卡的事,也没多在意,她甚至没有查看一下,只是提了
提手肘让手提包牢牢地再次挂在自己手上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倒是护士赶紧道歉道:「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这些快递都这横直撞
的,您没事吧?」

        「没事没事!」赵茹雪哪有心情理会这些,回了护士就马上躲到了贵宾
室打电话给银行问信用卡的事。银行那边一对账,发现本来这个月自动转账的五
万块变成了五千块。现在赵茹雪的信用卡还剩下六万出头的额度,刚好付不了年
费。

        「怎么五万变成了五千?」赵茹雪一头雾水,「难道是银行搞错了!」

        不过银行当然是一再坚持不会有错,赵茹雪也没有办法,只好定找个
时间问一下公公。在李樘被抓之后,账务的事应该是李樘的爸接手了。

        没过多久,安排的授课老师就到了。这位很年轻的男子叫做陈成,身材
不高,但是紧身衣下的肌肉是非常突出的。他是一位退役的体操运动员,说是
退役,其实年纪还差一个月才到二十。

        上课倒是其次,赵茹雪最主要还是找人说说话。这么导师跟她素不相识,
正好可以随意地说天说地一番,绝不会提起那些麻烦事。

        碰巧这陈成还真的是很能说,可能是初次相识还有美女相伴的原因,他
是滔滔不绝地停不下来。赵茹雪自然是乐得让陈成说下去,她可以当作麻醉一下
自己的神经。

        上完课后,赵茹雪就急不可待地去了四里村。结果等到9 点多,有些微
醺的公公才回到家里。

        「哎呀茹雪,你那笔钱是从公司账号直接转的,可以说是不明不白的。
李傥在公司的时候当然没所谓,但是他现在暂时管不了那事,我怕对其它人不好
交待啊,所以就暂时改成了五千。怎么?你不钱用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不、不,我……没什么地方要用钱的!」赵茹雪也知道李樘的爸当了
村长没多久,平常都是李樘在后面撑。现在这种特殊情,还是别让公公太操
心了。置于年费的事,赵茹雪还可以用自己的钱补上就是了。

        回到家沐浴完的赵茹雪一个人坐在床边,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半了。不
知怎地她觉得今天很是兴奋,完全没有休息的意思。

        「嘻嘻……如果现在……」赵茹雪突然想起了和马主任的事,随即心里
偷笑起来,「呵呵,坏东西,怎么会想这些东西了?」

        一旦起了心瘾,赵茹雪也不想说太过压抑自己,毕竟这段时间压力太大
了。反正李樘也不在家,赵茹雪没什么可顾忌的,马上换上了一套性感的内衣并
且又拿出了那些玩具。

        不知道为何,今晚的跳蛋好像没电似的,怎么也法达到赵茹雪想要的
效果。那根细细的按摩棒就更加不堪,犹如瘙痒一般,弄得她有些意兴阑珊。

     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好不容易出了身汗的赵茹雪终于停了下来,再次沐
浴后坐到电脑前想:「老公不在一个人闷得慌,再去找马主任肯定是不行的,倒
不如再多买些刺激点的玩具吧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