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东方影库 > 长篇连载
Chapter 250        消息

        归家后的赵茹雪觉得浑身乏力,什么事情也不管了,沐浴一番后就躺在
了床上,手机的事当然也顾不上了。

        虽然身体觉得消耗巨大,但是赵茹雪在精神上依然很是兴奋,脑子里满
是刚才和马主任的激情画面。

        「我是怎么了这是?怎么会又和这个马主任……」赵茹雪有些埋怨自己,
「我可不能一错再错的,以后我要好好对老公才行!反正现在也不用找他看病了,
就此打住吧!」

        埋怨归埋怨,抛开小腹的苦楚不说,赵茹雪刚才确实也是感到很爽的。
她回味刚才那扭曲的快感,有种猴子偷桃的兴奋,嘴边挂微笑良久才沉沉睡
去。

        「嘭!嘭!嘭!」伴随大力的拍门声和一直在响个不停的门铃声,第
二天一大早赵茹雪就被吵醒了。她很不情愿地爬了起来透过眼一看,门外站
的是保安和李傥。

        「怎么回事呢二叔,怎么一大早就……」赵茹雪的眼睛还没完全睁开,
开了门转身就想去洗把脸。

        「哎呀嫂子,你是怎么回事啊,怎么都不接电话了,短讯也不回了!」
李傥是心急如焚的子,偏偏赵茹雪就是背对他没看见。

        「哦,我忘带了昨天,后来回来晚了我就先睡了。怎么,有什么急事吗?
你哥可不在家啊!」

        「哎呀,嫂子,我当然知道我哥不在家,你赶紧收拾一下和我一起去机
场吧,我机票昨天就买好了,就是等你!」

        「什么?去机场?为什么?」赵茹雪一愣,转过身看李傥的子,感
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       「一句话,我哥出事了。你先别问,赶紧收拾几件衣服跟我去机场吧,
路上我再告诉你详细情!」

        「什么?」赵茹雪了一跳,赶紧用最快的速度置了个旅行箱,匆匆忙
忙地随李傥上路了。

        在去往机场的路上,赵茹雪才得空看了看手机,只见里面是一大堆的未
接电话和短讯,相信是和李樘的事有关。赵茹雪哪儿还有心思细看,赶紧追问李
傥。

        李傥告诉赵茹雪李樘现在被公安拘留了,此次去首都就是要尽快地解
这件事,另外还会有一位律师同行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估计可能是因为事关重大不可以对外人透露,因此李傥没有说明
白是什么事,也可能是因为李傥自己也不清楚细节。

        「最近可是怎么了,我自己的霉事还没完,现在连老公也惹上麻烦了,
真的是气死人了!」赵茹雪不敢胡乱猜想,只好默默地跟李傥而行,等见了律
师再说。

        到了机场以后,和赵茹雪两人会面的是一位胖子,来自浩然律师行的梁
国栋律师。(详见127 )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和这位梁律师在李樘的办公室有过几面之缘,她知道这位律师是
负责四里村生意上的事的。

        不过李樘说过,这位律师一般不会亲自出面,基本上都是助手负责。此
时看到梁律师亲自前往首都,赵茹雪心里想李樘这麻烦恐怕不小,心情更是忐忑
不安。

        等到三人到达了首都的酒店房间没有旁人的时候,梁律师才打开了话匣
子。

        「二少爷,大少爷的事我昨天已经粗略地了解了一下。就目前的资料来
看,所有资料都指向大少爷对于那位女士的死有直接关系。而且最为不利的是,
当时也没有第三者在场!」

        「什么?谁死了?」赵茹雪犹如晴天霹雳,从椅子上「唰」地一下站了
起来,瞪大了眼睛问,「到底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死了人?」

        梁律师挥挥手道:「太太,详细情待会儿还可以慢慢了解,现在可以
的话你暂时还是不要打断我的话为好。我现在先你们理一理,然后我会去见大
少爷。之后我就会和公安安排家属见面的事,不用心急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只好坐下来道:「行、行,不好意思,您先说、您先说!」

        梁律师继续道:「首先我要做的是和大少爷详谈一下当晚的情,然后
分析一下看看怎么助他。最理想的是如果有或者证据显示有第三者,大少爷
还有机会全身而退的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心里急,但是这次不敢再说什么,只是搓拳头听。

        「大少爷有时候是急性子,碰上这事心情恐怕……等过一两天如果你们
会面的时候记得不要说什么刺激他的话,尽量多支持就好。记住千万别提案子的
事,这些事交给我办,放心好了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点了点头,樱唇轻最后还是把话收了回去,只是看了一眼李傥
好像要他的忙似的。李傥这时是整个人往后靠在了沙发上,仰头看天花板,
根本没看到赵茹雪的子。

        「你们放心,首都的检察院我也认识人,来之前也通了通气,这事我会
找到一个最好的解方案的!」

        等到梁国栋走后,赵茹雪再也忍不住拉住李傥就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不过李傥其实也不是很清楚,他得到的信息基本都是从公安和梁律师那来的。

        简单来说,事情的经过就是酒店的服务员发现房间里死了人,通过监控
发现李樘是唯一一个和死者在房间里共处的人,还逃逸了。因此公安立刻逮捕了
李樘,随后联系上了梁国栋和李傥。

       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李傥心里想到的自然是那一回事。但是他不明白
以李傥的为人怎么会死人了,按道理这些男女之事没有用钱解不了的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当然不会如李傥想的那般龌龊,她只是想搞清楚死人的事到底和
李傥有没有关系,她心里相信这是一个误会。

        不过胡乱猜测也是没有,一切只能等梁国栋见过李樘以后才能有进一步
的消息。于是赵茹雪和李傥只好在房间里苦等,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接到梁国栋
的电话。

        「我见过大少爷了,也谈了好一会儿,这事儿恐怕有些棘手。另外大少
爷说什么人也不想见,如果李太太坚持要试试,我可以安排你去拘留所一趟,看
看能不能见到大少爷!」

        「为什么?为什么?」赵茹雪不能理解,「连我也不见吗?不可能,我
要去见他!」

        在赵茹雪的一再坚持下,梁国栋陪同她到了拘留所。但是李樘就是不肯
见赵茹雪,耗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也是不改初衷。

        十分失落的赵茹雪只好回到了酒店,一个人静静地发呆。过了没多久,
李傥就又传回了梁国栋的最新消息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回麻烦了,梁律师说如意外警方会以杀人罪侦查这个事,一时半
会儿哥还脱不了身,他建议我们先回梁山市,有需要的时候再过来。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斩钉截铁地道:「不,我要在这等他,我要等到他被释放为止!」

        李傥道:「嫂子,你在这也不上忙,干急有什么用。更何我哥现
在什么人也不想见,你留在这我还心你呢!这里不是梁山市,有什么事发生处
理起来也不方便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默然,一个人对窗户发呆。良久,她才回道:「这吧,你先
回去。你哥不在公司,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,你回去看看,免得你爸太操劳
了!我再看看情,晚点儿再回去!」

        提起村里的事,李傥可来精神了,他琢磨了一下,就爽快地说:「好,
那我先回去,这里的事你就和梁律师多商量,咋们保持联系!」

        惦记李樘当然是赵茹雪留下的主要原因,但是避开梁山市的事情也是
促使她留下来的不可忽略的因素。一直没有出现的神秘人,还有没完成的约会,
和马主任的风流史,这些都让赵茹雪不敢面对。

        除了外部的原因,赵茹雪也知道自己的月事快到了,如果现在回去过两
天李樘有什么事还得飞回来,她可不想两地奔波,干脆就不走了。

        也幸亏赵茹雪躲在这,之后的两天她的电话都快要被打爆了。亲戚朋友
的电话一个接一个,弄得赵茹雪后来也不管是什么电话通通不接,短讯就全部删
除,最后连电话也关了。

        更加令赵茹雪奈的是,李樘始终不肯见她。原本赵茹雪只是以为李樘
精神紧张,所以不想和家里人聊聊。但是好几天过去了,李樘依然坚持不见任何
家属。

        等到身体恢复了,又在梁国栋的劝说下,赵茹雪终于回到了家里。不过
她也没歇,换了身衣服就去探望公公婆婆并且报告一下李樘的事。谁想李樘的
事没了,李傥的爸又病倒住进了医院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安慰了一下两位老人家后就又急急忙忙地赶去医院,在那刚好碰
上了李傥就顺便询问了一下情。

        「唉,爸也七十多了,向来身子骨就不好。这次哥出了事,可能是心
又或是刺激了一下,前两天突然就病倒了,医生说是中风了。哎哟,真的、真的
是那个…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!」

        「不会吧?虽说也有些血缘关系,但是毕竟还不是亲爹,怎么那么大反
应啊!」赵茹雪心里嘀咕,「幸亏我公公的身子硬朗的,虽然儿子出了事,
看起来还挺得住!」

        「我哥那边怎么了?梁律师有什么好消息没?」

        「没有。坏消息就有一个,就是警方准备起诉他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什么?这梁律师干什么吃的!不是说可以全身而退吗!就不死了个空
姐而已嘛,关我哥啥事,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玩不起就死掉的!」

        这话一出口,赵茹雪的脸色变得很难看。一来是自己曾经是空姐,现在
知道死了的是空姐当然不好受;二来李傥的话也明显暗示了另外的意思。

        就在这时,赵茹雪接到了她们三剑客另一人的电话。电话里自然是又一
个难以置信的消息,小翎死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……这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怎么会这的?」

        「飞去首都后不知道搭上了什么土豪,好像连续玩了两晚,结果第二晚
就、就……」

        「就算是那些事也没理由会死人的呀?难道是嗑药了?」

        「具体我也不知道,不过好像把人抓了,听说警方要起诉那人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的心情真的是降到了极点,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恶般的事情会
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自己身边发生。

        「空姐,有钱人,小翎,首都,死亡……」赵茹雪脑子里突然有了些不
详的预感,「不会的,不可能的,这不会是真的!」

        越想越慌乱的赵茹雪也没有跟李傥告别,自己迷迷糊糊地就离开了医院。

        看眼前熙熙攘攘的马路,听纷纷扰扰的声音,赵茹雪感到莫名的空
虚和恐惧。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这世界感到害怕,不禁加快了脚步,想赶紧躲回
到自己安全的家里。

        就在赵茹雪刚到自己楼下的时候,马主任的电话到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您好啊,很久没联系上你了!你在家吗,我就在你家附近,不知肯赏
脸和我吃顿饭不?」

        不知怎地,马主任的话此时犹如心针一般打入了赵茹雪心里,她整个
人顿时精神了不少。

        「好、好啊……我、我在自己家楼下呢……」赵茹雪赶紧答应,她觉得
犹如抓住了一根坚实的缆绳,能把她扯出此时的深渊里。

        「好好好,你等我,我马上把车开进来!」不消一会儿,马主任就出
现在赵茹雪面前了。

        如同往常一,他的头梳理得十分整齐,脸上充满了笑容;身上一套浅
蓝色的西装,皮鞋也是擦得油亮。

        看见马主任的赵茹雪顿时觉得安下心来,脸上紧绷的肌肉也开始放松,
甚至带一丝笑意道:「怎么会那么快的,你、你不会就故意在附近溜达吧!」

        「当然,我当然是特意来找你的。刚才在附近开完会,就过来看看你有
没有空了。」

        这时候赵茹雪看到马主任那身正式的打扮,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赶
紧道:「你、你看我穿的,都不好意思跟你去吃饭了。要不……要不麻烦你随我
上楼稍等一下,我换套衣服就好!」

        等候美人对于马主任来说当然多久都是应该的,而且这次是直接到赵茹
雪的香居,自然是不可拒绝的。

        既不想随便找一套服装,又不想马主任等得太久,赵茹雪心急如焚地在
衣柜里搜索。好不容易她最后终于选定了一件袖灰白色紧身上衣和披肩,枣
红色的短裙和黑丝长筒袜。

        换好衣服后,赵茹雪又赶紧对镜子补了补妆,再拿出一双只是穿过两
三次的高跟鞋匆匆回到了客厅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微笑道:「不用急哦,我刚才开完会,今晚特意过来约你聚聚
的,慢慢来,有的是时间!」

        「我的子很心急吗?不会吧?」

        「没有啦,你的子好看极了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嫣然一笑,一双眼睛里全是少女般的娇羞之态。

        「来,带你去找些好东西吃,然后再放松一下!」

        「好啊,那我们去吃什么呀?」

        两人一路闲聊,很快就到了市中心吃饭的地方。马主任早就订好了一个
房间,原来是吃日本菜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家店的东西很新鲜的,味道非常棒,我有空就会过来尝尝。」马主
任一边吃一边给赵茹雪介绍,「不过咋们浅尝辄止,不用吃太饱的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其实也没什么食欲,完全只是想和马主任聊聊天让自己不用胡思
乱想而已。因此她很快吃完后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,似乎想和马主任多聊聊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似乎知道赵茹雪没想回家一般道:「吃完我们就走吧,我还准
备了下一个节目哦!」

        这个节目是在梁山市北面的云雾山上,这时候虽然交通不算顺畅,但是
不用一个小时也能到达。

        云雾山不到三百米高,是梁山市附近最高的山了。近年来政府大力开发
此山作为旅游和休闲的景点,让这里变得热闹了起来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只是小时候上过云雾山,长大后就再也没试过了。这时候听说马
主任要上山,不禁好奇地问:「晚上这山上还有什么好东西吗?那里不是只是让
人爬山做运动而已吗?」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笑了笑道:「呵呵,我就知道你很久没去过了对吧。行,待会儿
你瞧瞧,保证有惊喜的!」

        坐在车里沿蜿蜒的公路上山,赵茹雪只是觉得多了些灯光和人群而已,
并没有什么特别。

        两人的目的地是一间叫作云间别墅的酒店,位于云雾山接近顶峰的位置。

        为了不破坏山上植物的整体形象,这酒店的外部装饰全部做成了接近树
木的子,远远看去整个酒店都会隐身在山峦之中。而酒店内部当然就是富丽堂
皇,完全按照五星级的标准打造。

        这里的客房并不是高层的公寓,全部都是一栋栋的别墅,而马主任订的
别墅是这里地势最高的一间。

        因为是独立的房子,车可以直接到达别墅门口。赵茹雪一下车,温柔的
山风抚摸脸颊,清新的空气钻进了身体的每个角落,让她顿时有种心旷神怡的
感觉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招呼赵茹雪进了屋,先是进入房倒了两杯红酒道:「来,刚才
吃完刺身,现在先小尝一口!别不信哦,这酒保证能把刚才的鲜味给勾回来,让
你齿颊留香的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和马主任对饮料几口,四周打量了一番,感觉这里很是不错,回
到梁山市后一直压抑的心情终于有了舒缓:「这马主任真是会选地方,这里太舒
服了,待会儿还可以出去走走看看夜色!」